上饒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
2023-09-13 11:51:07

江蘇年內超40家國企退出政府融資平臺

       近日,江陰市人民政府發(fā)布公告稱(chēng),根據中央和省關(guān)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債務(wù)風(fēng)險的要求,江陰市月城鎮投資有限公司、江陰新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自公告之日起退出政府融資平臺,不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。雖然國有企業(yè)退出政府融資平臺并不罕見(jiàn),但記者注意到,據不完全統計,年內江蘇省地方政府及國有企業(yè)發(fā)布類(lèi)似的公告有十余條,涉及的“退平臺”國有企業(yè)不少于40家,其中大多數存在城投背景。

   中證鵬元研發(fā)部高級董事吳志武認為,城投企業(yè)經(jīng)歷多年的市場(chǎng)化轉型后取得了一定的成效,另外,該現象也受到江蘇省強化對融資平臺監管的影響。

   江蘇多家國有企業(yè)不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

   9月4日,江陰市人民政府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部分公司市場(chǎng)化轉型的公告》稱(chēng),根據中央和省關(guān)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債務(wù)風(fēng)險的要求,江陰市月城鎮投資有限公司、江陰新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自公告之日起退出政府融資平臺,不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。

   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注意到,以上兩家退出政府融資平臺的企業(yè)均為江陰市國有企業(yè),且后者在企業(yè)預警通統計口徑下,為城投子公司。而此情況并非孤例。

   8月22日,盱眙縣天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在官網(wǎng)稱(chēng),集團下屬子公司江蘇天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等5家已轉型為市場(chǎng)化運作的國有企業(yè),自公告發(fā)布之日起退出政府融資平臺,不再承擔政府舉債融資職能,轉型后的國有企業(yè)依法開(kāi)展市場(chǎng)化經(jīng)營(yíng)、自負盈虧,政府出資機構以出資額為限承擔有限責任。

   同日,淮安新城投資開(kāi)發(fā)集團有限公司發(fā)布公告稱(chēng),淮安生態(tài)新城物業(yè)服務(wù)有限公司現轉型為市場(chǎng)化運行主體,退出政府融資平臺,不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,公司轉型后依法開(kāi)展市場(chǎng)化經(jīng)營(yíng)、自負盈虧,后續舉借的債務(wù),政府不承擔任何償債責任。

   在企業(yè)預警通統計口徑下,盱眙縣天源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和淮安新城投資開(kāi)發(fā)集團有限公司均為城投公司。也就是說(shuō),退出政府融資平臺的幾家均是城投子公司。

據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不完全統計,2023年以來(lái)江蘇省地方政府及國有企業(yè)發(fā)布類(lèi)似的公告有十余條,涉及的“退平臺”國有企業(yè)不少于40家,其中大多數可被歸類(lèi)為“城投子公司”。

   推動(dòng)融資平臺公司整合撤并和市場(chǎng)化轉型

   國企退出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并不是新鮮事,業(yè)內有觀(guān)點(diǎn)認為,2015年以來(lái),在新《預算法》和“國發(fā)43號文”等政策指引下,“退平臺”更多地指向剝離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職能。

   在1994年的《預算法》下,地方政府沒(méi)有舉債能力,于是地方政府開(kāi)始在當地建立專(zhuān)門(mén)的融資平臺,也常指城投公司,負責相關(guān)業(yè)務(wù),以規避預算法對地方政府舉債的約束。2014年修訂通過(guò)的新《預算法》實(shí)施以后,地方政府發(fā)債主體地位被明確,但是額度有限,地方政府此前通過(guò)其他主體進(jìn)行融資的渠道仍發(fā)揮作用。

   2014年10月,國務(wù)院一則重要文件的發(fā)布,釋放了地方債務(wù)嚴控和城投公司轉型的信號,即《國務(wù)院關(guān)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(wù)管理的意見(jiàn)》(國發(fā)〔2014〕43號,下稱(chēng)“國發(fā)43號文”)?!兑庖?jiàn)》要求,明確劃清政府與企業(yè)界限,政府債務(wù)只能通過(guò)政府及其部門(mén)舉借,不得通過(guò)企事業(yè)單位等舉借。

   記者從業(yè)內了解到,2015年及以后國企“退平臺”的主要原因是響應國發(fā)43號文等重要文件精神,以及在監管部門(mén)關(guān)于化解地方政府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的要求之下,不斷規范發(fā)展,實(shí)現市場(chǎng)化運營(yíng)轉型,退出融資平臺,劃清與政府的界限。

   中證鵬元研發(fā)部高級董事吳志武在接受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補充,從業(yè)務(wù)發(fā)展層面來(lái)看,城投企業(yè)聲明退出平臺,不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,反映其隱性債務(wù)已經(jīng)化解完畢且不再承擔公益性項目,同時(shí),對政府項目的參與是以市場(chǎng)化的身份參與,城投企業(yè)與政府的業(yè)務(wù)關(guān)系也發(fā)生了重要的重構?!耙驗樵谟嘘P(guān)政策規定下,地方投融資平臺參與政府項目需要市場(chǎng)化的身份,如果不退出平臺,表明身份未轉變,其參與政府的項目會(huì )受到較多限制?!?/span>

   除了剝離政府融資功能以及市場(chǎng)化轉型的需要,國企退出融資平臺也是為了規避融資監管,從而拓寬融資渠道。

   如2021年7月原銀保監會(huì )發(fā)布的《銀行保險機構進(jìn)一步做好地方政府隱性債務(wù)風(fēng)險防范化解工作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(銀保監發(fā)〔2021〕15號,下稱(chēng)“15號文”)要求,對承擔地方政府隱性債務(wù)的客戶(hù),銀行保險機構還應遵守以下要求:一是不得新提供流動(dòng)資金貸款或流動(dòng)資金貸款性質(zhì)的融資,二是不得為其參與地方政府專(zhuān)項債券項目提供配套融資。

安信固收池光勝團隊在研報中認為,“15號文”以后,隱債主體的融資受到明顯約束,部分企業(yè)通過(guò)為配合銀行等融資渠道合規性,甚至可能多次發(fā)布“退平臺”聲明。

興業(yè)固收黃偉平團隊在研報中認為,企業(yè)“退平臺”的積極性或源于兩個(gè)方面:一是為了松綁融資約束,“退平臺”后企業(yè)發(fā)債融資更為順暢;二是為了更好地開(kāi)展業(yè)務(wù),提升自身造血能力。

   值得注意的是,與往年不同的是,今年以來(lái)“退平臺”現象密集出現在江蘇省,這背后是否存在特殊原因呢?

   吳志武表示,江蘇省內國企“退平臺”如此積極且集中,應當是兩個(gè)方面的因素在起作用?!?strong>第一個(gè)因素是城投企業(yè)經(jīng)歷多年的市場(chǎng)化轉型后取得了一定的成效,部分城投企業(yè)不僅不再承擔政府融資職能,不再從事公益性項目,而且為政府負擔的隱性債務(wù)也已經(jīng)化解完畢,企業(yè)具有一定的造血能力。在此情況下,這部城投企業(yè)出于更好地拓展業(yè)務(wù)和開(kāi)展市場(chǎng)化融資的需要,主動(dòng)聲明‘退平臺’,以響應監管政策?!?/span>第二個(gè)因素是受到江蘇省強化對融資平臺監管的影響。2021年江蘇省出臺了《關(guān)于規范融資平臺公司投融資行為的指導意見(jiàn)》。該文件指出,“各地政府應當加強融資平臺公司全口徑債務(wù)監測管控,全面摸清融資平臺公司政府隱性債務(wù)、經(jīng)營(yíng)性債務(wù)和或有負債底數”“地區年度新增經(jīng)營(yíng)性債務(wù)融資規模,原則上要與地區名義經(jīng)濟增速、項目投資資金需求、預期回報水平和對應融資主體的償債能力相匹配”“各地國資監管部門(mén)應當建立融資平臺公司資產(chǎn)負債約束指標,并按不同行業(yè)、不同類(lèi)型、不同評級對各融資平臺公司實(shí)行融資限額和負債比率管理?!?/span>

   據了解,該文件還提出,“‘退平臺’的國企將不納入經(jīng)營(yíng)性債務(wù)主體名錄管理,從而在經(jīng)營(yíng)性融資上有所放松。因而,江蘇省內國企積極‘退平臺’也是出于降低省內監管政策影響的需要?!?/span>

   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記者注意到,在江蘇省財政廳近期發(fā)布的《關(guān)于江蘇省2023年上半年預算執行情況的報告》(下稱(chēng)《報告》)中,上半年財政重點(diǎn)工作情況部分提到,推動(dòng)融資平臺公司整合撤并和市場(chǎng)化轉型,持續開(kāi)展高成本債務(wù)“削峰行動(dòng)”,對市場(chǎng)關(guān)注度高、存量債務(wù)規模大、兌付期集中、資金鏈緊張的融資平臺公司實(shí)行“一戶(hù)一策”指導。

在下半年主要工作打算部分,《報告》指出,把防范化解風(fēng)險作為當前工作的重中之重,扎實(shí)開(kāi)展全口徑債務(wù)統計、監管,穩妥做好隱性債務(wù)和融資平臺經(jīng)營(yíng)性債務(wù)管控工作。

“退平臺”后城投企業(yè)將迎哪些改變

   前面提到,“退平臺”的國企大多有“城投”背景。吳志武認為,從目前來(lái)看,退出平臺后地方政府與城投企業(yè)在業(yè)務(wù)、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方面的關(guān)系并未發(fā)生徹底的轉變。

吳志武表示,城投企業(yè)業(yè)務(wù)主要來(lái)源于地方政府,城投企業(yè)仍然在承擔政府的一些職能,甚至包括融資職能,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上仍然受到地方政府巨大的影響。同時(shí),城投企業(yè)還不具備完全的市場(chǎng)化競爭能力,需要地方政府給予較多的支持,因而城投企業(yè)退出平臺后與地方政府的關(guān)系實(shí)質(zhì)上的改變較少。

不過(guò),吳志武也指出,由于隨著(zhù)我國地方政府債券制度的建立,我國新的政府投融資制度已經(jīng)確立,城投企業(yè)向市場(chǎng)化轉型已是大勢所趨。在此背景下,城投企業(yè)成功向市場(chǎng)化企業(yè)轉型后,與地方政府的關(guān)系會(huì )發(fā)生一定的變化。

   吳志武表示,這個(gè)變化將來(lái)自?xún)煞矫?。一方面,我國近階段對國企改革的要求是,地方政府要求由管資產(chǎn)實(shí)現向管資本的轉變,要求正確履行出資人職責,這勢必推動(dòng)地方政府對城投企業(yè)的管理模式發(fā)生轉變。

   另一方面,隨著(zhù)城投企業(yè)向市場(chǎng)化方向轉型以及市場(chǎng)化業(yè)務(wù)的逐步發(fā)展壯大,地方政府也需要減少對城投企業(yè)的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進(jìn)行太多干預,也需要地方政府管理模式的轉變。鑒于此,城投企業(yè)向市場(chǎng)化轉型后,與政府的關(guān)系將會(huì )逐步發(fā)生變化,逐步轉向出資人和被出資人的關(guān)系。

   海通固收的姜佩珊團隊在研報中認為,從市場(chǎng)表現來(lái)看,市場(chǎng)并未給予城投公司“退平臺”行為的信用風(fēng)險重新定價(jià)。展望未來(lái),雖然“退平臺”意味城投平臺與地方政府在名義上解綁,但短期內在各地政府債務(wù)化解強監管形勢下,城投公司與地方政府平臺信用關(guān)聯(lián)仍維持較強,長(cháng)期來(lái)看城投公司的自身可持續性盈利能力、獲取資源能力成為關(guān)注重點(diǎn)。

興業(yè)固收黃偉平團隊在研報中也認為,從市場(chǎng)反應的角度來(lái)看,投資人基本不會(huì )對“退平臺”的城投債進(jìn)行明顯的重定價(jià)?!巴似脚_”并不意味著(zhù)城投企業(yè)和政府關(guān)系的完全割裂,對于“退平臺”后發(fā)展定位清晰、與政府聯(lián)動(dòng)密切,尤其是對當地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仍有較大作用、能夠承接更多項目(諸如參與城市更新等)的城投平臺,特別是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動(dòng)能強的地區,投資者依然可以積極挖掘投資價(jià)值。

   轉自《每日經(jīng)濟新聞》

上一篇:陳道富:關(guān)于加強財政和貨幣金融協(xié)調的建議
下一篇:沒(méi)有了!